主页 > 相机物流 >党选阴谋铲除我‧服务26年2小时判极刑

党选阴谋铲除我‧服务26年2小时判极刑

2020-06-18
党选阴谋铲除我‧服务26年2小时判极刑(雪兰莪‧巴生)涉嫌发出支持信给儿子担任股东的公司而遭行动党纪律委员会开除党籍的巴生市议员郑文福,今日(週日,8月1日)在20个支会基层领袖的拥护下喊冤,直指纪委会的裁决对他不公平,同时不排除是因为党选将至,他是党选“阴谋”下的受害者。“这项裁决对我不公平,我在行动党内默默服务了26年,但党在两小时内决定了我的命运。”也是行动党雪州州委和巴生国会选区联委会主席的郑文福说,他目前还未决定是否提出上诉,惟他有14天的时间,因此将会慎重考虑此事。他重申,他是在担任州议员助理期间,协助处理选区工作代签支持信,因此并没盗用刘天球的名义。考虑提出上诉他感谢众行动党基层对他的支持,他将慎重考虑是否提出上诉。询及今次事件是否与即将来临的党选有关时,郑文福抛下一句耐人寻味的回应:“有服务的人不用担心,但没表现的人开始害怕了。”当媒体进一步追问此事时,他只表示不排除两件事有关联,当中可能存在一些阴谋。不过,当记者询及他的“阴谋论”是否涉及此事的另一焦点人物刘天球时,他则请记者自行猜测。另外,被询及纪委会在做出开除他的决定时,是否有事先作出通知,他也表示不愿置评。郑文福:仓促裁决对我不公郑文福针对发出支持信一事作出解释说,当初是一名苏姓男子要求他签发支持信,他当时并不知儿子是有关公司的两名股东之一;后来发现此事后,已指示儿子不可再涉及其中。他不排除纪委会是误解了他和证人的供词,因此才会做出这项决定。他说,这是发生在民联刚开始执政雪州的初期,当时行动党才刚就任执政,难免发生一些行政错误,包括州行政议会也会出错。“当时,民联州政府也没明确指南,以致众‘新手’市议员都是处于摸索期。”郑文福不解的表示,州政府已针对此事展开调查,为何党要急着在证据并无法令人信服的情况下,心急的做出裁决。“州政府尚可用一个月的时间来调查,但党却在两个小时内做了决定。我不明白,为何不能等待州政府的报告出炉?这个匆促的决定对我很不公平。”火箭先维护后开除引猜疑自报导揭发郑文福涉盗用信头发出支持信一案,行动党领袖从大力为郑文福辩护,短短数日内却急转直下“闪电”开除郑文福党籍,已引起党内外和敌对党的质疑。《星报》在7月27日封面以不点名的方式,影射一名来自雪州最大地方议会的地方议员,涉嫌盗用刘天球的信头和印章,伪造支持信要求市议会颁发总值超过100万令吉的合约予20家公司。同日下午,刘天球和欧阳捍华指这只是“谣言”。7月28日,郑文福在3名行政议员即刘天球、欧阳捍华、郭素沁陪同下召开记者会,矢口否认《星报》的指控,强调其家属不曾向巴生市议会申请或招标任何合约,也不曾获得合约。他解释,他在2008年3月到,担任刘天球在选区班达马兰的助理,曾经签署过许多支持信,包括招标工程的承包商,而不是盗用刘天球的信笺。7月29日,雪州大臣卡立在29日限令州稽查局在一个月内,彻查滥用信笺作为支持信的事件,并指示郑文福请假直到调查结果出炉为止。同一天,行动党纪律委员会宣布,将史无前例地展开主动的全面调查。8月30日下午,行动党纪律委员会召开听证会后,宣称郑文福冒用刘天球的信笺和伪造支持信,并且获得工程合约。其中一家受惠公司股东之一,证实是郑文福21岁的儿子。因此,行动党宣布立即开除郑文福党籍,同时将致函雪州大臣要求革除郑文福的巴生市议员职务。雪火箭派系斗争白热化曾两度上阵大选的资深基层领袖郑文福被开除一案,行动党党内消息认为,这是雪州行动党派系斗争浮上台面,并与今年杪进行的雪州党选有关。郑文福在月前重新受委会市议员,但行动党巴生市议会党鞭一职换为林立选,已开始露出端倪。党内人士透露,郑文福在班达马兰耕耘多年,曾在1999年和2004年大选上阵此州选区都落败,但他在当地的基层力量根深蒂固,也是民众熟悉的行动党领袖。郑文福在2008年大选退位让贤,并主动拉拢当时仍未决定在何区上阵的刘天球到班达马兰竞选,而且全力助选,刘天球最终在政治海啸之中攻下这个国阵堡垒,且受委行政议员。刘天球“投桃报李”,除了委任郑文福出任选区助理,而郑文福过后更两度被委任为巴生市议员和出任市议会党鞭。郑刘关係恶化两人的关係在近期内突然恶化,今年中委任新届市议员名单前夕,已传出消息说刘天球欲将郑文福除名,唯不果,行动党党决定保留郑文福的市议员职位,唯不再让他担任巴生市议会党鞭。党内人士推测,郑文福在巴生地区的基层势力不断膨胀,有消息称郑文福有意在下届大选重做冯妇上阵班达马兰,是两人决裂的原因。党内消息也说,刘天球在班达马兰的服务记录未臻理想,党中央原已準备另派人选在当地上阵,可能让刘天球改攻其他选区。另外,2008年的雪州行动党党选中出现前所未有的激战,逾30人争夺15个州委职,郑文福和刘天球都以低票双双中选,而郑文福在复选中出任雪州组织秘书。今年杪举行的行动党州选,两人预料将寻求蝉连州委。儘管刘天球担任行政议员,但他在党内的支持力量并未佔有优势,一旦落选州委,下届大选候选人的资格可能不保。如今郑文福突然爆发“支持信”风波而闪电中箭落马,作为当事人之一的刘天球极力置身事外,不愿多说,原因就在于避嫌。基层领袖“和平纠察”来自沙亚南、巴生及万津等地的20个行动党支会基层领袖,週日早上到刘天球位于班达马兰的服务中心楼下展开和平纠察,力挺郑文福,要求纪委会检讨开除郑文福的决定。他们表示,连雪州总警长都向媒体表示并没确凿证据显示郑文福涉及滥权,但行动党纪委会迫不及待做出决定来撇清关係,令基层感到非常失望。约有30人展开和平纠察,他们手持“乱刀砍文福,民众喊不服”、“杀掉郑文福,杀掉班村幸福”、“为民服务,出钱出力,下场‘砍’”等大字报。一些老党员声称,基层如今人心惶惶,担心做错一点小事,随时遭对付。否认反抗刘天球被询及选择在刘天球服务中心展开纠察,是否抗议刘天球,和平纠察发言人兼巴生国会选区联委会秘书李富豪澄清,这个地点是行动党惯性示威的地点,这个地点适中,因此才选择这里。“我们并没反抗刘天球的意思,希望外界别因这个纠察地点而产生误解。”刘天球:没授权任何人发信针对名义疑遭前助理滥用一事,雪州行政议员兼行动党班达马兰区州议员刘天球坚称,他从来没授权任何人替他做任何事。被询及他的州行政议员信籤是否遭盗用或滥用时,他说,信籤是由州政府负责印製,当中若有人要设法取得相信不是问题,盖章也可订制;不过,他不愿对此事作出进一步评论。他声称,他对纪委会揭发郑文福的儿子是其中一间获得支持信的公司股东一事,感到震惊。受询及是否赞成郑文福被开除或是否支持郑文福上诉时,刘天球表示不愿置评。震惊文福儿子是股东针对纪委会建议他报警或向反贪会投报一事,他表示,需等待州政府的调查报告出炉,过后再徵求党中央领袖、基层、律师及雪大臣丹斯里卡立等方面的意见后,才作出定夺。不过,他赞同党纪律委员会和雪州政府的劝告,即从週日起,所有人民代议士都应儘量避免签署与商业有关的推荐信。“签署与商业有关的推荐信,需审核相关公司的背景和董事身份,稍有不慎就会出问题。”黄冠文:火箭有意隐瞒真相马华雪州联委会秘书黄冠文指出,行动党巴生市议会前党鞭郑文福峰回路转被行动党纪律委员会开除一事,说明行动党党要早已知道内情,却选择在第一时间内维护郑文福,否则,行动党就无法合理地解释,纪委会为何快速採取开除郑文福的行动。黄冠文週日发表文告说,事件早前曝光后,郑文福还获得行动党精英力挺,如潘俭伟、郭素沁、欧阳捍华等人分别陪同他出席记者会,以及在言论上以“传闻论”为郑文福解围。他指出,当事人之一的刘天球和纪委会主席陈国伟同样以“传闻论”回应外界,让人怀疑行动党高层是否对公众有所隐瞒。“也许多位行动党高层早已知道事实真相,可是选择将责任推卸给媒体和国阵转移视线,或是尝试以传闻论将大事化无,为郑文福开脱罪名。如今察觉到势头不对,所以他们才会自打嘴巴,刘天球向纪律委员会投诉此案,而以陈国伟为首的纪委会才会作出马上开除郑文福党籍的决定。”黄冠文认为,基于此案涉及雪州人民的利益,马华将密切跟进,并通过报警及公开回应,来逼使行动党和雪州政府採取行动,以杜绝雪州政府内发生伪造代议士信笺和将地方政府工程批予近亲的弊案。他指出,行动党纪委会的决定,虽然颠覆陈国伟之前不採取行动的立场,但不失为亡羊补牢的选择。目前行动党纪委会应该更严厉地审查刘天球为何涉嫌隐瞒实情和涉嫌对公众撒谎的行为,以弥补行动党多位领袖因为党选将至为郑文福护航的行径,而因小失大有损行动党公信力的破坏。‧2010.08.01
相关文章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