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未来业界 >女红三铁.Round 2》面对(人生)空白,莫急莫慌填满就好

女红三铁.Round 2》面对(人生)空白,莫急莫慌填满就好

2020-07-01
女红三铁.Round 2》面对(人生)空白,莫急莫慌填满就好

左起:作家柳丹秋、黄丽群及江鹅

企画:陈恺昀摄影:韩承烨分镜:陈宥任文字:乳玛琳、编辑部

写作是什幺?是为了与世界单打独斗,是对同辈人身上诸现象的关心,或只是理直气壮为自己撑腰?

创作的概念底蕴相通,落笔既能成意,绘画亦可传神。女红三铁Round 2邀请黄丽群、江鹅及柳丹秋三位作家暂时搁下文字,以颜彩画出自己的心之即景,且看三位落花流水皆文章的女子,如何信手丹青尽写意。喔对,我们出的考题也是天马行空,入世、俗气又超烦。

趁着Round 1行云流水的气势及烹饪过程齐心分工串起的团结力,刚成军的才女三人组磨刀霍霍準备接招。没想到进入Round 2就被编辑拆散,强迫单飞,接下来只能各凭本事,各自表述。

第二铁——手绘
景:办公室时:2:40pm人:柳丹秋、黄丽群、江鹅游戏规则:三人个别抽籤,依籤中题目,画出不管是抽象派、野兽派或写真派之图画,限时15分钟。


(陈宥任摄)

创造了无数欢笑和讚歎的mini版锅碗瓢盆撤离了,大木桌上迅速摆上炭笔、水彩笔、粉腊笔、色铅笔、粉彩笔、麦克笔、压克力颜料、胶水、贴纸、剪刀、摄子、亮片、纸胶带、素描本以及籤筒,现场气氛突然肃穆起来。作家仨依续抽了籤,摊开手中籤纸之际,各个脸上表情都有些微妙,好似面对的是解不完的微积分方程式。

江鹅抽到的题目是「恐怖」,第一个反应是把编辑名字都写上去。柳丹秋抽中「乌云遮住的月」,恰恰与她的小说《待月记》可以完美结合。黄丽群望着手中的「公共电话」,纳闷是哪位出的怪题,立即要求再抽一支,不幸迎来一尾「哥吉拉」。

「为什幺我都抽到这幺难的啊?!」黄丽群起歹面,指着籤筒里的字条撂狠话:「我要用那个来拼哥吉拉三个字。」

OB编辑笑说没问题,下一秒便无情地按下码錶,宣布:「现在开始计时15分钟。」

我们听见江鹅吁了一口长长的大气,有人抱头思量,有人凝神远望,时间在空白的素描本上缓缓流过,意念在作家的脑海里奔腾凝聚。

「不行我生气了,拒交!拒交!」黄丽群拿着画笔狂乱涂鸦,自弃道:「我的绘画程度就是这样啊。」




作家仨各自抽到的题目

静静沉思一会儿后,柳丹秋拿起蓝色、紫色和黑色的粉腊笔,先在页面上胆大心细地涂抹,复以指尖拉出线条,再用指腹推展堆叠渐层抹匀。她眼睛清亮,彷彿横竖点描都已在心中勾勒清楚,画布上很快出现峰峦乌云与明月。

江鹅不住探过头来:「妳怎幺什幺都会啊?」没有没有,柳丹秋在画纸上不停舞动手指,谦虚地回:「刚刚那个蛋我就做得没有很好。」

镜头转到江鹅这边,看来「恐布」这个题目真的令她十分困扰。黄丽群帮腔说自己虽然是一只猫都画不出来的人,但她有好建议要给江鹅:画蟑螂。

两人索性便闲聊起来:妳怕蟑螂吗?我没有疯狂的怕,毛毛虫比较可怕。那我还好耶,妳小时候有没有养过蚕宝宝?我小时候没有那幺怕,不知道我长大发生了什幺事……




新的挑战到来,作家仨面有难色

不会因为我们不使用特定词彙,偏见就不存在

好了!停,二位可以先放生小强和毛毛虫话题吗?既然画不出来,那我们先聊一下,在书写时是否有特别避免使用的字词?

黄丽群马上很有感觉地拉高声量:「情缘啊,我最讨厌这两个字——我们在场的没有人会用所以我可以讲。」见江鹅似乎陷入思索,黄丽群按住她手,低声问道:「妳有用吗?」

江鹅连忙澄清:「没有,我只是在想,曾在哪看过这二个字……我卒仔不敢讲,因为我讨厌的字很多人会用。」

「很多电影想不出片名会用这一种,航站情缘之类的。」柳丹秋说。

「电影名称好像还OK,因为它并没有前后脉络。我以前有个档案夹是专门记录所有讨厌的字,现在想不起来。有些时候不一定是个词,好比『勇气』我不会用,但『鼓起勇气打蟑螂』这种也不算。总之和情缘、惜缘、惜福有关的都不行,我想当个绝缘的人,所以拒绝。」黄丽群忽而像丧尸般戏剧化地扭动起四肢,激动地说:「还有缘起缘减……绝对不行!不行!」

柳丹秋回应:「刚丽群说不一定是字,是的,譬如有些人觉得不能讲的话,我会故意用在作品上,但难免担心别人怎幺想。例如,现在不能称原住民为山胞,但有些情况下还是会被说出口。我有时会好奇,当这个辞彙出现,大众会有什幺反应。这并非是一种冒犯,而是真的仍有人使用,不会因为我们不讲,它就不存在,例如对外籍配偶说你妈是菲律宾仔之类的话。」




柳丹秋一面回应问题一面展现惊人的绘画实力

自以为写得好的人都该去看

谢绝作品出现情缘、惜福和缘起的黄丽群,今日若要向陌生读者介绍其他二位的书,会以什幺方式来结这个缘呢?(翻桌)

「介绍她们的书……」黄丽群想了一下:「自以为写得很好的人都该去看她们的书。」

如果有人看完觉得嗯,还好嘛……「那个,就基本上祝福他。人要那幺有自信不是件容易的事,也是一种才华,他的才华可能在自信上,误以为才华在别的地方。」

众人频频点头,金句啊。就是这种犀利,黄丽群在社群平台即使只po上短短数语,也总能吸引无数粉丝热烈回应。那幺,柳丹秋与江鹅会如何介绍其他两位的书呢?




左起:黄丽群、江鹅、柳丹秋作品

揭露征战过后的和平

「我刚知道她们两位都是魔羯座时有点惊讶。」语毕江鹅说自己是天蝎座的,拜託黄柳二人不要排挤她。黄丽群立即反应:「不会啊,天蝎很好。」获得安心保证贴纸一枚后,江鹅继续:「她们的书给我一种相同的特性:脑袋都很忙,里面很热闹,发生很多事。简单说就是对自己诸多为难,她们愿意揭露的是征战过后的和平,我们可以读到那些可以说非常珍贵。」

江鹅的语言很有剪草为马、撒豆成兵的魔力,三言两语间便有令人惊豔的精练词句蹦出。

柳丹秋表示本题得慎重回答,她思考后先提出问题意识:「江鹅老师的书被称为六年级女性的观念代表,我虽不是六年级,却对其中许多有所共鸣。反面来思考,不同年级有什幺不一样,又会遇到什幺共同的问题。」

江鹅点头:「其实我满好奇读者有共鸣的点会是什幺?他人有共鸣的地方势必跟我的是有重叠的,我好奇重叠的部分,例如是职场上的遭遇或与家人的冲突。」

提到家人,江鹅回忆起书中描写阿嬷的部分,颇为感慨:「有些事情只有我记得,家人都说不知道有这些事,我便成为这个世界上唯一一个记得的人,如果我死了,将不会再有人记得,有一种宇宙洪流感。」

幸好,文字把那些记忆与情感都记载下来了。

江鹅又提及一则记忆与真实相佐的小故事。「譬如说,我爸爸不太记得他曾经骗我闻鸡屎味会聪明。他可能是随口一句逗小孩觉得好玩,结果我真的用力闻……事情写出来后,他说他不记得有那样做,还指称那个行为本身很恶劣,家长不该如此。」

家人会生气妳把他们写出来吗?「他们都很高兴被写。」江鹅眼神慧黠,笑得轻浅。




江鹅用淡淡的粉色绘製爱心

粉红爱心遮蔽了很多恐怖的东西

「其实看完《俗女养成记》后,很多问题和想法很类似,包括单身或是结婚,这是还没步入家庭的女性都会遇到的问题。」柳丹秋的回应,在她的《待月记》首篇〈溯洄行〉里可找到对映。女主角硬着头皮面对一场被迫出清存货的相亲,好不容易躲进厠所还跌了一跤,原期待可以摔个骨折什幺的,偏偏连裙子都没髒,连逃避都无处可去。

「关于这点,我目前也还没有寻得解方,不过我会说,所有的女生读者都值得一看《俗女养成记》。至于丽群的着作,她提供了一种既不是厌世,也不是惜福、惜缘那种心灵鸡汤的方式来看待苦难,建议大家看她的书来处理自己生活中的苦难。」柳丹秋将二人的着作写进处方籤,开给生活中有苦难言的读者。

手绘时间已到,检视成果,柳丹秋的重峦连峰、云破月来最是吸睛。黄丽群直呼:「画得很好耶,天哪!是可以框起来的。」柳丹秋谦称自己是万年学艺股长,就是那种要画海报啊,但都玩不专业。

黄丽群先是从籤纸集字贴出「拒交,BYE」几字,后又以画笔勾勒哥吉拉喷火的示意图。即使随后被她一阵堵气涂抹破坏了,但这张满载真性情的珍贵手稿若要释出,想必会有众多粉丝抢着收藏。




努力让哥吉拉喷火的黄丽群

江鹅的画布上是一颗顶天立地盈满画框的粉红色爱心,看似浪漫少女,她却幽幽地冒出一句:「爱遮蔽了很多恐怖的东西在里面」——语言能创造出多少想像空间,作家就带领我们进入多浩渺深远的意境!

摄影师要三人拿着刚问世的文学家手绘大作合影留念,本回合在各自奋斗、离苦得乐下顺利完成。




左起:遮不住光芒的月、佛系哥吉拉、顶天立地埋藏恐怖大爱心

Round 3.準备开始。

相关文章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