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相机物流 >2011年度中国律师界十大“伤不起”

2011年度中国律师界十大“伤不起”

2020-08-08

按语:没了律师,还有法律吗?没了法律,还有法治吗?没了法治,还有……吗?那一年,时间定格于2011,中国律师界发生了太多的“伤不起”。 太多的“伤不起”映衬的是中国律师界的不堪回首,太多的“伤不起”说明的是中国律师界的不忍回头,太多的“伤不起”反映的是中国律师界的应当雄起。我本不堪回忆,但却不得不反思,缘何律师界会有这幺多的“伤不起”;我本不忍回顾,但却应当厘清,缘何律师界发生了这幺多的“伤不起”;我本不想梳理,但却必须追问,缘何律师界的“伤不起”都在试图打压律师?而我们反思、厘清和追问,都是为了希冀和希望于2012——律师界不被伤、不敢伤、不愿伤。由此,便有了这篇2011年度中国律师界的十大“伤不起”。而我们总结律师界的十大“伤不起”,当然是寄望于来年,和以后更长时间里,律师界的这些“伤不起”都会成为旧闻,淹没于时间流逝中,不会再被提起。因为,我们正在迈向一个法治更加昌明的社会,“伤不起”的中国律师界已经迎来了春天。但愿,我的这个美梦可成真,哪怕只是部分,因为我太过期待,无以等待。

1、律师执业权益屡遭侵犯“伤不起”

律师团北海辩护,执业权益不被重视,而且屡遭侵犯。限制会见、哑巴会见、侮辱性会见、遭受自称是被害人的家属围攻、辞退律师等等一系列侵犯律师权益的恶性事件不断在北海上演,可以说,北海案集中反映和曝光了律师权益如何被侵犯的内幕,让律师权益惨遭侵犯全面曝光于世人面前,间接影响了刑诉法修改的提速和加码。如此,当选十大“伤不起”首位。而我们寄望于2012,有关部门能加强律师的权益保障,不能再让中国律师的权益保障走向岌岌可危之地。

2、律师遭受政治迫害“伤不起”

前律师李庄再遭漏罪起诉,重庆迫害律师有增无减,当权力打压律师无所不用其极时律师权益保障更加令人心寒。如果说李庄案第一季还有人不甚理解的话,那幺第二季就只剩下愤怒,因为重庆在李庄“应当”入狱服刑的同时还在一边侦查李庄,这样的构陷律师手段让人除了愤怒之外别无他法。由此,全国组建顾问团,陈有西律师点将,斯伟江和杨雪林律师出马,奔赴重庆营救李庄。功夫不负有心人,重庆检方以撤诉为自己赢得了仅存的一点良知——毕竟,良知还未泯灭的重庆有司及有关人员在法律之外还有人性残存。我们寄望于2012,李庄案第三季能掀起新一轮声势,为李庄正名,为律师正像,还法律以公正,还社会以正义。

3、律师人身安全无保障“伤不起”

2011年,多地的律师被打,律师周泽两次遭有关人员人身威胁。先是,黑龙江佳旭律师事务所8名律师和实习律师(其中两名女律师怀有身孕)在哈尔滨市道里区法院被法警殴打,导致其中一名怀孕女律师流产;后是3月8日,江西广丰县徐亨柏律师在家门口遭人砍杀十余刀,后被紧急送往上海市抢救,最终保住了生命;接着4月9日,四川罡兴律师事务所合伙人林波律师在成都遭对方当事人殴打。后是11月25日下午4时,深圳律师廖爱敏被被告方中青宝公司董事长李瑞杰持座椅击中受伤,头部缝了6针,身上多处软组织挫伤。

此外,北京律师周泽两次在微博求助,自己遭受有关人员威胁。一次是遭受廊坊警察人身威胁,让其别参与记者朱瑞峰的事,否则会用非法律手段对付周泽律师;另一次是,遭受永同昌短信威胁,要求周泽律师把网络上关于永同昌的全部给我撤下,否则私磕周泽。

多起律师被打事件,外加律师遭受人身威胁,集中反映了律师执业过程中的人身安全无以自保。一个连律师人身安全都无法自保的国家,还谈何建设法治社会?在任何一起殴打律师和威胁律师的事件中,我们都见到了暴力当道,法律靠边的乖戾,而这,本不应成为一种常态,但却成了一种恶习。律师是为当事人即每一位公民提供法律服务的主体,侵犯律师的权益即等于侵犯每一位公民的合法权益,当律师因为人身安全难以自保而不愿代理案件时,那必将是一个国家走向无法无天的前兆。我们寄望于2012,律师能有起码的人身安全保障,方可切实维护每一位当事人的合法权益。

4、多位律师“被失踪”“伤不起”

2011这一年,多位维权律师无端失踪。晚,北京律师刘晓原接到上海律师李天天朋友的电话,说李天天律师被十几个人强行带走。至此,李天天律师“被失踪”九十余天。

2011年四月中旬,北京维权律师刘晓原被失踪六天。

傍晚,北京公益律师李方平失去联系,李方平的家人向海淀区羊坊店派出所报案后迅速获受理。至5月3日下午5:30,李律师失去联系已超过96小时,警方称仍无任何有关李律师的音讯,北京市律协、司法局表示关注。

唐吉田律师、江天勇律师、金光鸿律师、刘正清律师、滕彪等律师接连遭遇“被失踪”。

……

多位维权律师的“被失踪”,据说,这个国家的法治还在大步向前推进。这是一个维权无门的国度,也是一个被宣传社会主义法律体系已经建成的国度;这是一个律师都会失踪的国度,也是一个法律至少还起点作用的国度;这是一个连律师都免不了遭受折磨的国度,也是一个国民多在忍受的国度。我们寄望于2012,维权律师的天空可以湛蓝和放晴,不再“被失踪”,享有起码的人身自由和安全,因为,他们是我们这个国家民主和法治的试金石。

5、刑诉法草案歧视律师“伤不起”

刑诉法草案8月份公布,其中关于律师伪证罪的处理方法和刑诉法38条关于律师伪证罪的规定引发律师界多数人反对。刑法306条的律师伪证罪即来源于刑诉法38条。多数律师建议,应当取消刑诉法38条,但刑诉法草案却对此未予取消。在众律师和法律学人的齐心努力下,最新的刑诉法草案对于律师伪证罪的处理方法规定了异地侦查和待原案审判完毕后再侦办律师伪证罪的条款。不得不说,这是一个进步,但是,悬在律师头上的刑法306条依然让诸多律师远离了刑事辩护业务,依然让诸多律师很少代理刑事案件,依然让诸多律师基本不办刑事案件。我们寄望于2012,在刑诉法中取消38条,接着在刑法中取消306条,不再让律师的梦魇在律师伪证罪中打颤。

6、“小司考”大面积施行,国家司法考试只针对律师“伤不起”

“小司考”于2011年大面积展开,并被媒体集中曝光,施行十年的司法考试制度被权力玩弄,公理、情理和法理何在?公检两家在内部试行另一套考试制度,律师继续从国家司法考试中选拔。十年司考路,十年法治难。施行十年的国家司考走过了十年历程,但十年不到,公检两家却自己开始了一段有别于国家司法考试的“小司考”,这让只要求律师通过司法考试的国家司法考试制度大打折扣,让法律学人愤懑,让法律学者愤怒,让律师愤慨。“小司考”严重挫伤了律师开展业务的积极性,严重导致律师及整个司法队伍的选人和用人机制陷入混乱,严重挫败了中国法律职业共同体的形成和建立。我们寄望于2012,立马叫停“小司考”,让法官和检察官不能从“小司考”中选拔,让国家的司法考试制度不再被玩弄和调戏。

7、律师界的直选民主一直无法落地“伤不起”

新一届全国律协领导班子于12月在京产生,是任命还是选举?是内定还是推选?是命令还是公选?我们不得而知。但我们需要反问,哪怕中国现在还无法在全国施行公选,那幺中国律师界难道也无法推行公选吗?如果律师界自己的民主一直都无法施行,还谈何中国的民主成型呢?我们还需追问,经历了深圳律协和北京律协的直选风波后,中国律师界的直选哪一天才能到来?哪一天才能迎来,哪一天才能飘来?我们寄望于2012,能在各省市律协推行律师界的公选,让民主首先在中国律师界生根和发芽。

8、律师办理刑事案件随时面临被抓风险“伤不起”

全国各地的刑讯逼供屡禁不止、屡禁难止。特别是律师朱明勇代理的河南南阳杨金德案,办案人员致杨金德瘫痪卧床不起,连开庭都是被抬着进入法庭,但南阳公检法联合说谎,硬说那是杨金德自己导致,并非刑讯逼供所致。律师揭露公安刑讯逼供具有很大风险性,当时,不排除南阳公安抓捕朱明勇律师的可能性。之前,重庆打黑时,律师一样暴露了揭露重庆办案机关刑讯逼供,由此才引发“李庄案”。对于刑讯逼供屡禁不止的恶习,是由律师举报还是由办案机关自己消解?是由律师曝光还是办案机关刑讯时最好不要落下罪证?是由律师程序性辩护指出还是法院排除非法证据?这是一个本无须回答的问题,但在现今的中国,他却成了问题和难题。我们寄望于2012,中国社会能少一些刑讯逼供,多一些依法办案,到最后,这个国家能彻底杜绝刑讯逼供。

9、律师培训惨遭无端限制“伤不起”

12月18日,由杨金柱律师出资一手举办的首届刑辩律师培训班遭到有司无端限制,原本的讲课计划无法试行,最后只得以法律大篷车和露天演讲的方式进行。好端端的中国刑辩律师业务培训硬生生被搞成了无酒店住宿、无场地讲演、无按计划施行的“三无”培训。但也正因遭到有司的限制,使得前去的学员们士气更浓,勇气更佳,胆气更大。近百位中国年轻律师一起以游学的方式完成了一次“法治洗礼”,聆听了几位律师的授课,虽然是在露天和大巴车上,但一样达到了刑辩培训的目的——虽身处逆境,但他们更懂得了中国刑辩律师应予努力的价值和意义;虽身受限制,但他们更懂得了中国刑辩环境应予改善的方向和方法;虽身不由己,但他们更懂得了中国刑辩事业应予迈向的蓝图和未来。我们寄望于2012,中国的刑辩律师能团结起来,中国的刑辩老律师能潜心培养后辈之学,让中国刑辩律师的未来不再落寞和孤单。

10、律师参选人大代表遭受打压“伤不起”

深圳律师李志勇于今年6月份参选深圳市南山区人大代表,但却屡遭有关人员的谈话和问候。至于是何种谈话和问候,其实,在这个国家,你们懂得。中国的参政和议政到底该以何种方式行进,中国的选举是否只是内定的彩排?中国是要选举还是要革命?李志勇律师在探索,在追问,也在践行。但是,他的步履却走的如此艰难,他的行动却屡被人限制,他的参选却屡被人谈话,我们不禁要问——缘何连知法、懂法和用法的律师参政和议政都如此艰难?到底,我们需要什幺样的选举?需要什幺样的社会?需要什幺样的改革?我们寄望于2012,中国的选举不再是内定式的游戏,不再是任命式的把戏,不再是玩弄式的儿戏。因为,我们确实“伤不起”。

相关文章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