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环境常识 >专访北荣感染科医师顾文玮:用《慾望城市》的口吻为LGBT解惑

专访北荣感染科医师顾文玮:用《慾望城市》的口吻为LGBT解惑

2020-06-14
船医的真面目

两、三年前开始,批踢踢甲板(Gay版)上出现了一位船医,提供水手们各种性传染病的谘询,解答各种疑难杂症。从犯头风、下面痒痒、护唇膏会不会传染菜花,到小菊花流血流汗……各式各样的问题都有人发问。船医总是用慾望城市的口吻解答,提供菜花的传染途径、HPV疫苗、HIV筛检等各种资讯,幽默风趣的回应使得许多水手纷纷晕船。

许多水手都好奇船医是谁,或许你早就知道了。他是台北荣总的感染科医师顾文玮,暱称「小顾医师」。儘管甲板船医已经有好一阵子没有发文了,但他仍出现在各大社团、网路平台、电台,用浅显易懂的方式传播性传染病、爱滋、娱乐性用药等的相关资讯。甚至引起保守团体、基督教媒体的注意,以扭曲事实的方式进行抹黑。

之所以走到这步田地,小顾医师说这和自己的身分认同有关。在大学时期,小顾医师其实没有参加太多同志社群的活动,即使就读台大有地利之便,也没有加入GayChat(简称GC,台大男同志社)。在进入医院后,发现许多医师对于LGBT并不友善,尤其在一些较倚赖师徒制的传统科别更是如此。因为身分的关係,许多同志医师会选择精神科和相对友善的小科,小顾医师一开始也考虑过精神科。不过,在一次到美国交流之后,小顾医师发觉内科原来可以是很有趣的,从基础学理到实际运用都有很大的发挥空间。因此他便决定选择内科,而且是内科底下的感染科,希望之后可以服务LGBT社群。

在批踢踢甲板上担任船医是他进入社群服务的起点。因为有认识的同学是甲板板主,板主和小顾医师发现版上有太多不正确的医疗资讯,因此决定一起合作,在批踢踢这样的空间里提供谘询,让大家可以用更简单的方式认识HIV和其他性传染病,同时介绍一些友善的医疗院所。

小顾医师也说,当我们想认识一个性传染病、怀疑自己是不是有性传染病的时候,上网Google之后常会有一些偏方或广告,并不总是能取得正确有用的讯息。很多讯息都是透过朋友口耳相传,或是根本就不知道,缺乏一个大家愿意使用的入口网站。

这段期间,小顾医师也和NGO团体合作,并在这当中学到很多。他认为,公卫、医疗、社群、NGO组织这4个端点常常会有讯息不同步的状况,之前大家也比较少合作,缺乏互信和默契,会有许多需要磨合的地方。也慢慢了解,许多在国外推行过的模式在台湾不一定能适用。

例如,他曾和泰国红十字会合作,却在台湾遇到许多阻力。泰国红十字会在架设了「Adam’s Love」泰文入口网站提供爱滋和筛检的资讯,并请男性明星大使代言,用鲜肉照吸引大家的目光。当时泰国想把他们的模式推展到东亚,找到了小顾医师,小顾医师着手帮忙,但却并没有运作得很顺利。一方面许多台湾艺人不愿意为这样的议题站出来,一方面许多团体也认为谈爱滋不应该只限在男性大使,也需要有女性来代言。这样可以让女性注意到这个问题,也避免加强「爱滋」与「男同志」的刻板印象,这些都是小顾医师在实作之后学习到的。

专访北荣感染科医师顾文玮:用《慾望城市》的口吻为LGBT解惑Martin Cathrae, CC BY-SA 2.0事前预防性投药的困境

最近疾管署推展的「暴露前预防前驱计画」也遇到了类似的困境。「暴露前爱滋预防性投药」(PrEP)是一个较新的概念,以服用爱滋治疗药物来达到预防的效果,目前的使用方法是每天一颗。这样的药物通过试验的目前只有舒发泰一种,而且价格较高,因此疾管署提供了一千个补助名额。然而到目前为止只有八十多人使用。

小顾医师认为主要的问题来自于「价格」和「意识」。这样的新药自费一个月需要一万二左右,很多人负担不起。虽然疾管署的计画前6个月有部分补助,6个月后还是需要自费,可能会减低许多人的参加意愿。

即使如此,也很少民众领取前6个月有补助的药物。据小顾医师观察,许多民众根本不知道有这样的方式可以预防,同志社群内也是如此。同志社群并不常谈论爱滋这个议题,也缺乏一个资讯入口平台。当这样的补助出现,就很难传入社群内被大家知道。而公卫端也并不全然了解医疗端实行的困境、NGO组织的看法、社群的需求。这一来一往之间,存在着很大的资讯落差,有许多需要互相沟通的地方。

事前预防药并不只是单纯的一颗药物,在人们的使用之下也产生出社会和文化的意涵。在国外,使用事前药一度被污名化,使用者被认为是比较放蕩、淫乱的,台湾也慢慢出现这样的现象,加上大家比较少谈到性和爱滋,使用者很少告诉朋友自己正在服用事前药。另外,在出现这样的药物之后,是否人人都能有方便的管道取得这样药物?英国同志社群和NGO曾为了要以更低价格取得PrEP展开运动,更和英国健保署展开诉讼。这同时涉及了健康权利,但这样的权利是需要努力争取的。

即使有着这些困境,随着公卫、医疗、NGO组织新一代工作者出现,各单位之间慢慢建立起更多的沟通管道。小顾医师说,疾管署也不如以往总是由上对下的推行政策,在这次推出PrEP前驱计画之后,也询问了各家合作医院遇到的困境,尝试提出解决办法。当公卫、医疗、NGO有越来越多的合作经验,小顾医师相信之后爱滋工作会进行得越来越顺利。

相关文章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