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环境常识 >哥德情色文学经典重现:《O孃》(Histoire d039;

哥德情色文学经典重现:《O孃》(Histoire d039;

2020-06-25

哥德情色文学经典重现:《O孃》(Histoire d039;

译|邱瑞銮

  一天,O的爱人带着她到他们从没去过的那一区散步,像是蒙苏里公园、蒙梭公园。在公园转角的一个路口,那里向来没有计程车候客站,但这天他们在公园里散了步、坐在草地边上的时候,看见了一辆有计程表的车,很像是计程车。「上车!」他说。她上了车。再不久就要天黑了。这时是秋天。她身上穿着跟平常一样的服装样式:高跟鞋,一件搭配百褶裙的套装,一件丝质内衣,没戴帽子。不过,有大大的手套直套到套装的袖子上,而且她带着一个皮製手提包,里面有证件、粉盒和口红。计程车缓缓往前开动,和她同行的男子没跟司机说任何话,但他关上了左右两边车窗上的拉帘,以及后面的拉帘。她以为他要吻她,或是要她爱抚他,所以脱下了手套。但是他说:「妳身上的东西太累赘了。把手提包给我。」她把手提包给了他,他把它放在她拿不到的地方,并说:「妳也穿太多衣服了。解开妳的吊袜带,把丝袜褪到膝盖上。」她觉得有点不安。计程车开得更快了,她担心司机转过头来看。

  终于,丝袜脱了下来,她赤条条两条腿在套装底下不受拘束,让她觉得很不自在。解开的吊袜带在她衣服里面滑动。「脱下吊袜带。脱掉内裤。」他说。这很容易。只要把手放到腰后,稍微抬高一下屁股就可以了。他从她手中接过吊袜带和内裤,打开手提包,将之放入其中,再阖起来。然后他说:「别坐在套装和裙子上。妳应该把它们撩起来,直接坐在座椅上。」座椅是仿皮漆布,又滑又冷,贴在皮肤上的感觉让人忍不住一凛。然后他对她说:「现在再戴上妳的手套。」计程车一直在行驶中,而她不敢问荷内为什幺动也不动、不再说话,也不敢问他这件事对他有什幺样的意义:让她这样凝然不动、闭口不言,这幺衣不蔽体,却这幺正经戴着手套,坐在一辆不知道要开到哪里去的黑色车子里。他没有对她下达任何命令,也没有不准她做什幺,但是她不敢交叉两腿,也不敢併拢膝盖。她戴着手套的两只手放在身子两旁,搁在座椅上。

  「到了。」他忽然说。到了,计程车停靠在一条美丽的林荫大道上的梧桐树下,在一间隐藏在院子与花园间的私人宅第前,有点像圣杰曼区常见的那种宅第。路灯在远一点的地方,车里还是一片阴暗,而且车子外面正下着雨。荷内说:「别动。一动都不要动。」他伸手向她上衣的领子,解开领结,然后解开纽扣。她略微往前倾身垂胸,以为他要抚摸她的胸部。不是。他只是摸索着胸罩的吊带,然后用小刀割断,取下胸罩。他又扣上她上衣的纽扣。她现在胸部光溜溜的,不受拘束,就和她的腰部、腹部,一直到光溜溜的膝盖一样不受拘束。

  「听着,」他说。「现在,妳已经準备好了。妳走吧。下车,去按门铃。跟帮妳开门的人走。他怎幺吩咐妳,妳就照着做。要是妳不立刻进去,会有人来找妳。要是妳不立刻服从,会有人让妳服从。妳的手提包?妳已经不需要妳的手提包了。妳现在只是我提供给他们的女孩。没错,我也会在那里。去吧。」

  相同开场的另一个版本,相比之下较突如其来,也比较简单:穿着同样服装的年轻女子被她的爱人与另一名不认识的朋友带上了车。车子是由不认识的朋友驾驶,爱人则坐在女人的旁边,而这位不认识的友人对年轻女人解释说,她的爱人负责将她準备好,待会儿就要把她的手绑在背后,除了手套以外,帮她宽衣解带,脱下她的丝袜,取下她的吊袜带、她的内裤,以及胸罩,还要蒙起她的眼睛。然后,她会被带到城堡去,而那里的人会根据她该做的来指示她。事实上,当她的衣物像这样被剥除、双手被绑起,车行半小时后,他们帮着她下了车,让她登上几阶台阶,然后穿过一、两扇门。过程中,她一直都蒙着眼,直到这时她是单独一个人了,眼罩取了下来,她正置身一间黑漆漆的房间里。

  他们把她一个人丢在这里半个小时、一个小时,或两个小时,我不知道,总之有一世纪那幺长。然后,门终于打开来,灯点亮了,我们可以看到她站在一间很普通、很舒适,而且有点特别的房间里等着:地上铺着厚厚的地毯,却一件家具也没有,只有四周满是柜子。开门的是两个女人,两个漂亮的年轻女人,打扮得像十八世纪的美丽侍女一样:轻盈、蓬鬆的长裙直遮到脚,紧身胸衣让她们的乳房高耸,胸衣束带或扣子固定在胸前,花边环绕着她们的颈项,袖子是半长袖,眼皮和嘴巴都抹了粉。她们都戴着一条紧紧圈着脖子的项链,以及紧紧繫着手腕的手环。

  我知道她们这时帮O解开了一直绑在身后的双手,并跟她说她现在必须脱掉身上的衣服,接下来她们要帮她洗澡、扑粉。于是她们脱光她的衣服,收到旁边的一个柜子里。她们没让她自己洗澡,还帮她洗头、梳头,就像在髮廊里一样,让她坐在一张洗头时可以后仰的椅子里,等上好捲子、要吹乾头髮的时候又可以把椅子竖直。这过程需要至少一小时,而且事实上一个多小时的时间,而她一直是赤裸裸地坐在这张椅子上,她们还不准她交叉双腿,也不准她併拢膝盖。因为在她面前有一面大镜子,占据了由下到上整个墙面,没被任何东西遮挡,所以她只要看向镜子,就会看见自己一览无遗。

  当她準备好了,也化好妆了──眼皮微微搽上阴影,嘴唇涂得红通通,乳头和乳晕是粉红色的,下体的唇瓣也呈红色,腋下的毛髮和下体浓密的毛髮都仔仔细细喷上了香水,股沟、乳房下的凹沟、手掌心也一样──她们让她进入一个摆着一片三面镜、一边墙上还有第四面镜子的房间里,好让她把自己看得更清楚。她们请她坐在房间中央的软垫上等待,四面有镜子环绕。软垫上覆满了黑色的毛皮(有点扎着她的腿),地毯也是黑色的,墙面则是红色的。她脚上穿着红色室内拖鞋。这个小房间的一面墙上有一扇大窗,窗外是一座阴暗的美丽花园。雨已经停了,风吹得树木摇曳,月亮穿过高高的云间。

  我不知道她在这件红色小房间里待了多久,也不知道她是不是真的像她以为的那样只有自己一个人,抑或是否有其他人正从墙面隐蔽的小洞里窥探她的动静。但我知道,当那两个女人再度出现的时候,其中一人手里拿着布尺,另一人则拿着一个篮子。有个男人陪着她们一起来。他身上穿着一件紫色长袍,袖口紧紧包着手腕,袖子连接肩膀的部分则非常蓬鬆,而且他的腰部以下,只要一走路,就会敞开来。他在长袍底下,穿着一件紧紧裹着大腿和小腿的紧身裤,但性器官的部位一无遮掩。

  他一走进来,O最先看到他的性器,然后看见他腰上插着一把皮鞭,再看见他头上戴着连眼睛也遮覆住的黑色纱网罩,最后看见他也戴着黑手套,而且是小山羊皮製的。他叫她别动,并要另外那两个女人动作快一点。拿着布尺的女人量起O的脖子和手腕。她的尺寸和大多数人没两样,虽然算是偏小的。在另一个女人提的篮子里,很容易找到适合她尺寸的项圈和手环。选中的项圈和手环是这样的:好几圈的皮革(每一层都很薄,厚度加起来不会超过一根指头),用一种像锁头那样的自动装置,一按就上锁,要用钥匙才能打开。在和锁相对的另一边,几层皮革的中央有个金属扣环;如果要用铁鍊鍊住她,可以从这里穿过,因为手环与项圈已如此紧缚着手腕与脖子,儘管它们不会紧到弄伤她,却再无空间拴入一条鍊子。

  她们就这样把手环和项圈戴在她的手腕和脖子上,然后那个男人叫她站起来,换他坐到她在软垫上的位置,让她靠近他的膝头,把戴着手套的手伸进她的大腿间、摸她的胸部,对她说,今天晚上她单独用过晚餐后,会把她介绍给大家她的确是自己一个人用晚餐,而且依旧是赤身露体。她在一个小小的空间里用餐,一只看不见的手透过一个小窗口递食物给她。最后,吃过晚餐后,那两个女人又出现了。她们带她回到刚刚的小房间,一起将她两手上的手环扣在她背后,再在她项链的扣环繫上一件红色大披风,披在她肩膀上,将她整个人包覆起来,只是当她走路的时候,披风就会张开来,而她因为手被绑住而无法拉住披风。一个女人走在她前面为她开门,另外一个女人走在后面,随手关上门。

  她们穿过一间前厅,走过两间客厅,再走进一间图书室,里面有四个男人喝着咖啡。他们都穿着和刚刚第一个男人同样的宽大长袍,只是头上都没有戴头罩。但O看不清他们的长相,看不出当中是否有她的爱人(他确实在其中),因为他们有人提着一盏灯,把灯光对着她照,让她眼睛昏花。所有人动也不动,站在她两侧的女人如此,在她身前看着她的男人也是。然后,灯熄了,两个女人离开了。不过,这时候有人又将O的眼睛蒙起来。有人要她往前走几步。她略微蹭蹬,然后感觉到自己正站在火炉前,而那四个男人就是坐在附近:她感觉到热气,也在静谧中听到木头微微爆裂的声音。她面对着火炉。一双手掀起了她的披风,另一双手在检查手环是否缚紧了后,沿着腰往下抚摸:这几只手都没有戴手套,当中有只手插入她前后两个孔洞,动作粗暴,她不禁叫出声来。

  有人笑了起来,另外有人说:「让她转过来,让我们看看她的乳房和下身。」有人让她转过身子,炉火的热气袭上她的后腰部。有只手抓住她一边的乳房,有个嘴巴含住了她另一只乳房的乳头,但她忽然间失去平衡往后跌,几只手扶住了她;这时有人张开她的腿,有人轻轻掰开她的下体的唇瓣,她感觉有髮丝微微拂过她的大腿。她听见有人说要让她跪下。他们照着做了。她的膝盖很痛,尤其他们又不准她併拢膝盖。她的两只手绑在背后,不禁令她身体前倾。这时候他们让她往后仰,半坐在脚后跟上,就像修女的坐姿一样。「你从来没把她绑起来过?」「没有,从来没有。」「也没鞭打过?」「没有,正因为这样……」答话的是她的爱人。另一个声音说:「正是,如果你绑过她几次,如果你稍微鞭打她一下,她会从中得到乐趣的,不是吗?得让她在得到乐趣之后,进一步尝到痛苦的滋味,流下眼泪来。」

  有人让O站起来,準备帮她解开束缚,但是是为了再把她绑在柱子或墙上,这时候有人抗议说他要先占有她,立刻就要──于是他们让她再跪下,但这次是前胸靠在软垫上,手依旧缚在背后,腰部高过胸部。当中一个男人两只手抓住她的臀部,进入她里面。之后他把位置让给第二个人。第三个要从比较狭窄的那个孔洞进去,猛然地插入,令她叫喊出声。他放开她后,她哼哼哀叫,眼泪沾溼了眼罩,身子滑落到地上。这时她感觉到有人的膝盖凑近她脸旁。她的嘴巴也没被放过,吸吮起性器官。

  他们终于放开她,双手被缚的她身上罩着大红披风倒在壁炉前。她听见有人在倒酒的声音,他们喝了起来。她也听到椅子移动的声音。有人在壁炉里添了柴火。突然,他们解开她的眼罩。小桌上的一盏灯,还有壁炉里的火──火势又开始旺起来──微微照亮了这间墙面上排满书的大房间。两个男人站着抽烟。另外有个人坐着,膝盖上放着一根马鞭。而那个靠近她、爱抚她胸部的,是她的爱人。不过,四个男人都上过她了,她并没有感觉她的爱人和其他人有什幺不同。

哥德情色文学经典重现:《O孃》(Histoire d039;

导读

赖军维/法国巴黎第四大学法国文学博士暨国立宜兰大学外文系副教授

「我立刻意识到这本书将会是个革命」。

——让-杰克.波威尔(Jean-Jacques Pauvert

  《O孃》是法国文学史上极为少见,且极为成功的女性情色文学小说。作者本名为安娜.德克洛(Anne Desclos),又名多米妮克.欧希(Dominique Aury),她使用波琳.雷亚吉(Pauline Réage)作为本书的笔名。雷亚吉出生在一个双语家庭,自幼便能阅读英法两种语言。从巴黎大学后,她开始成为新闻记者。一九四六年进入法国伽利玛出版社(Gallimard)担任编辑后,她便以多明妮克.欧希这个名字发表着作,之后便一直沿用这个名字。法国着名文学家尚.波朗(Jean Paulhan)是她的同事兼情人,他认为女人无法写出像样的情色文学。为了证明女人是有能力写出独特的情色文学作品她和将此文学作品当成情书送给尚.波朗,她便以笔名波琳.雷亚吉构思此书。此书于一九五四年六月出版。一上市后便引起极为广泛的注意与极大的争议,毁誉参半。一来是因为小说内容充满了许多虐恋(施虐待与受虐)的情节,这些情节被官方认为违背善良社会风俗,而被起诉调查;二来是因为此书是以笔名出现,人们对于其作者真实的身份感到十分好奇。

  当时对于作者的身份之猜测极多,也有不少人认为这本小说根本就是尚.波朗捉刀的,或是另一个男性作家写的,因为一般的女性是写不出如此自我放弃和沉溺在受虐快感的作品。媒体和知识界的热烈讨论引起当局的注意。一九五五年四月,法国内政部决议:不得向未成年销售此书,同时禁止公开贩售与广告。法国当局只是希望限制该书的销售,但是并未完全禁止该书的存在。同一年,该书获颁「双叟文学奖」(Le prix des Deux Magots)。在当时能够获得该奖是个了不起的事情,也是极为光荣的事情。最特别的是颁给了一个写了一本惊世骇俗的情色小说的女性作家。获颁此奖让法国的知识界和读者更想一探谁是真正的作者。

  然而作者的真实身份一直没有公开,作者始终非常低调,守口如瓶。直到一九九四年,作者在八十六岁的高龄时接受《纽约客》的访问时,才公开坦承她是此书的作者和解释写作的动机:以小说的形式写一封情书给他的情人尚.波朗。她曾表示:「我并不年轻,我并不漂亮。我必须找到其他武器。肉体并非是一切。武器也是存在于精神之中。」可见她想用她杰出的文思去得到她的爱人关爱的眼神。本书至今被翻译成数十种语言,不仅成为女性情色文学的经典,也不断引起学术界关于虐恋理论和女性主义的论战。

  《O孃》的「O」到底是甚幺意思?这是每个读者都会问的问题。事实上作者并没有赋予O这个字母太多意涵。O其实就是法文女性名字Odile的缩写。用一个简单的字母当成小说中女主角的代号,这个风格一方面跟作者本人低调,不愿为人所知的风格极为相似;另一方面,将女主角的个人资料浓缩到最简单的元素,这种风格也已经走出巴尔札克(Balzac)式的小说书写模式,亦即针对小说人物的外貌与身世背景鉅细靡遗的描述之小说风格。另外「O」也可象徵「客体」(objet),代表一个完全被物化的女性,正如同O孃的地位;「孔洞」(orifice),象徵任何有权力的男人都可以进入的阴道;「一个字母」,象徵一个完全没有个性与自我的字母;O也可以是个「零」,一个完全没有身份的人。经过作者精心的布置,《O孃》从书名开始,就极为引人入胜,给予读者一种全新的阅读经验。正如同波朗所言,此书是「迄今为止所有男人能收到的最热烈的情书」。

  《O孃》是一本关于虐恋(sadomasochisme)的经典之作。相较于法国十八世纪情色文学家萨德(Sade,1740-1814)所代表施虐狂和奥地利十九世纪情色文学家马佐克(Sacher-Masoch,1836-1895)所代表的受虐狂,本书似乎有着极大的不同点。波朗和波琳.雷亚吉都热爱萨德的作品,他们也许都有共同的念头:萨德笔下的受害者如茱丝蒂娜(Justine)因受到施暴者的残暴对待而感到痛苦万分,但相反地,如果让她在遭受这些残暴对待还能够乐在其中,这岂不是更为有趣?更有创意?在被奴役虐待的「幸福」也许能够提供读者更多的想像空间,和反映更多人性中不为人知的那面。此书揭露了几个重要的议题:何谓爱情?甘心受虐的爱情是否比两性平等的爱情更为强烈呢?和萨德的小说相比,本书的施虐快感部分少了萨德式的逻辑推理和施虐取乐的诸多规定;和马佐克的小说相比,受虐者并不抗拒,并不挑战施虐者的权力之正当性,亦不会根据黑格尔之辩证法,以挑战「主奴关係」为手段将两者之间的关係彻底反转。主人永远是主人,奴隶永远是奴隶。O孃永远是O孃,她永远臣服在他的主(情)人面前。

  在阅读完这本书的手稿后,波朗便大胆预测这本书将会引起极大的回响。部分较为激进之女性主义声称此书严重贬低女性的价值,将女人的尊严踩在脚底,正如同波朗所说:「女人终于说出了真话。」但是自由派的女性主义则认为此书是女性性自主与性解放的至高表现,双方相持不下。《O孃》整本书虽然充满了性与暴力,但是全书几乎都是环绕在男女的权力关係和女性的情慾解放。O孃对他的情人荷内(René)绝对的服从,只因为她认为服从可以换来情人的爱情与忠贞。荷内将其送到华锡(Roissy)接受SM女郎的调教,她被蒙上双眼,用锁鍊拴住手脚,遭到无情的鞭打,有时被迫戴上面具,甚至必须全裸见人,而且随时都能被人所用。后来他将O孃献给同母异父的兄弟史蒂芬(Stephen)。史蒂芬对O孃的虐待与侮辱更甚于荷内。史蒂芬甚至命令他人在O孃身上烙印和从阴部穿过铁环。但是O孃始终甘之如饴,从未见其抗拒过,以致于到最后他接受史蒂芬而放弃了荷内。

  作为一个女性作家,雷亚吉为什幺要构思如此一个将自我贬低和自我放弃到无以复加的地步的女人?绝对的顺从是否真能维繫情人之间的爱情,或是作为诱惑的一种手段?女性究竟是否应该放弃身体的自主权?在此书中,作者提出了一种极为特殊的观点:「在奴役中的幸福」,既不是萨德式充满哲学论证的施虐快感,也不是受虐快感中奴隶一直在挑战主人的地位,甚至想毁约不愿再担任奴隶的角色。在上述的施虐和受虐中,受害者都没有快乐可言,只有痛苦和不幸。然而在此书中,O孃却愿意将自己完全的交付出去,将自己贬低到一个令人无法相信的程度。O孃认为只要他的爱人开心,无论是为她的爱人所用或是爱人所指定的他者所用,她绝对的奉献让爱成为无私的爱。或许表面上读者看到一个丧失自我的O孃,然而放弃「自我意志」是否也是某种自我意志的实践?没有「意志」的意志是否符合了「在奴役中的幸福」?在这个问题的框架下,我们不禁要问「性别平等」是否是爱情的必要条件?当代性别平等的概念是否是幸福和快乐的保证?或许未必。当代过于强调自由和独立,而忘记了男欢女爱的权力运作往往未必能触及真正的快乐。

  作者似乎一直在追寻一种类似「宗教」的「奉献」。当一个虔诚的信徒在面对上帝时,当他把自己交付出去给上帝时,他不再拥有自我意志,无私的奉献便是最大的喜乐。爱情往往不能用一般的理性去理解,表面上O孃因遭到虐待而受苦,但她只要一想到这是她的爱人所要的,她的内心便能达到某种说不出的平静和幸福。对O孃而言,最难过的事情不是被性虐待,或是被无情的鞭打,被所爱的人抛弃才是最令人无法忍受的痛苦。或许,O孃在极端受辱的那一刻,她重新找到了她的自我。女权主义者当然无法认同O孃这种极端贬抑女性的思想。《O孃》不仅象徵了性解放,也代表着从「性」的行为中解放。O孃不仅解放了「性」,同时也被性「解放」。法国二十世纪文学家芒迪亚克(Mandiargues)认为此书并非是一般庸俗的情色文学作品,因为精神层面远胜于肉体层面,此书甚至可说是一本「神秘的小说」。法国文学家巴塔伊(Georges Bataille)认为O孃的悖论(paradoxe)是一个「幻想者」的悖论。这个幻想者因为无法死去而正在死去(mourir de ne pas mourir),这几乎就是一种殉道。O 孃透过贬低肉体,很可能只是希望爱情得以昇华。因此O孃的自我放弃正是一种自我的追寻与探索,一种受虐情怀的昇华。如果这个独特性正是某些读者所不能忍受的,那正是作者所要追求的。雷亚吉曾说:

  ──文学必须是一个前所未有的事件,不管写的是甚幺,总之应该是别人写不出的东西。作者本人甚至都意识不到,只有其他人才能听出他的声音,独特的声音。如果出于偶然,或者纯粹是碰巧,您翻开一本这个人的书,您不是去读他,而是听到了他的存在,那您就是碰上了真正的作者。

  情色文学的创作是法国保守五○年代的文人风尚,是一种「抵抗的文学」,更是一种向沉闷的文学风气反抗的手段,而《O孃》则是作者写给波朗的情书,是存在于两人间的情色游戏。作者以冷静和简洁的笔法去描述最火热和最残酷的情节,这种独特性赋予本书极高的文学性。另外,作者所提出的爱情模式(奴役中的幸福)也非常值得当代人去省思。

 (本文为《O孃【情色经典文学60周年重现版】》试阅加导读)

书籍资讯

书名:O孃【情色经典文学60周年重现版】 Histoire d'O

作者:波琳.雷亚吉(Pauline Réage)

出版:漫游者文化

相关文章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