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自然亮眼 >党选虽失利获安华器重佐哈里重任吉主席

党选虽失利获安华器重佐哈里重任吉主席

2020-06-18
党选虽失利获安华器重佐哈里重任吉主席

(亚罗士打、槟城、加央17日讯)公正党各州联委会主席正式出炉,吉州毫无悬念的由公正党资深领袖拿督佐哈里阿都重披主席袍,5度担任州主席职。

佐哈里阿都是吉州双溪大年区国会议员和莪仑州议员。虽然他在大选双喜临门,更一度传指他是吉大臣人选之一,可是最终无论在内阁、大臣或行政议员人选方面他都被挤落,甚至此次党选角逐双溪大年区部竞选主席也一样坠马。

吉州早前有传指主席人选有3人,即佐哈里阿都、吉打港口国会议员兼原任州主席阿兹曼依斯迈,以及吉州行政议员兼前任州主席占利尤索夫。虽说佐哈里阿都在党选失利,但他在党主席安华心中的地位依然份量十足。因此纵使面对2名历任主席的“夹攻”,但他仍是安华最信任的亲信。

佐哈里是在烈火莫息运动时期加入公正党,可说是对安华和公正党忠心耿耿的忠臣。得一提的是,在509大选后,佐哈里阿都也是首位挺身表明愿让出国席,为安华製造补选,以顺利入主国会铺路的领袖。

佐哈里是吉州首任州主席,随后于2000年、2007年以及2013年继任州主席职,而这次他是首次获得安华首度以主席身分委任他为州主席,扛起强化和整顿公正党重任,以及加强与希盟成员党的合作。

据了解,在安华之前曾到吉州会见15名区部主席,以商讨有关州主席人选前,佐哈里阿都私下也有接触各区部主席,以期得到他们的祝福。

15名区部主席是通过秘密投票方式,把意属的州主席人选呈给安华考量,而当中也是亚罗士打区部主席的占利尤索夫和吉打港口区部主席的阿兹曼选择弃权。

据悉,在其余13张投票中都有投选佐哈里、占利尤索夫和阿兹曼,可是最终以佐哈里得到最多。纵使有传指是有区部领袖为了安抚佐哈里阿都在党选失利,但主席人选的最终决策权还是归于安华。

安南受命领导玻蓝眼

至于玻州公正党联委会的主席安南,则是拥有19年党龄。 阿南是在1999年因受烈火莫息运动影响而加入公正党,并从2007至2018年受委为公正党玻州执行秘书。

这名元老级领袖一直以来对安华忠心耿耿,因此这次受命领导玻州,相信是深获安华信任,以在玻州进一步巩固安华势力。

玻州公正党在玻州共有3个区部,即巴东勿剎、加央与亚娄。在这次党选中,很明显其中两个区部即巴东勿剎与亚娄,都偏向于竞选署理主席的拉菲兹,另一个区部即加央则倾偏阿兹敏。

消息指出,巫统退党潮加速安华整合公正党的行动,他在没有预警下行使党主席权力更换多州主席,也被视为巩固势力所採取的第一步。

拉蒂花抨安华任人唯亲

在公正党全国副主席努鲁依莎发表声明辞党职前,公正党前法律局主任拉蒂花抨击该党日前委任各州联委会主席,完全只以某些派系的喜好为依据,甚至点名安华委任自己的女儿努鲁依莎担任槟州主席,是不恰当的作法。

她认为,在一个讲求改革运动的政党,不应有委任近亲担任要职的事情发生。

拉蒂花在声明中严厉批评这是完全偏向某派系的失衡委任,并认为这样的行为是对任何一个改革政党的诅咒。

她说,如此任人唯亲的委任,令人感到不安,且会引起深切关注。“除了砂拉越和雪兰莪州,其他受委任的州主席都被认为与党内其中两个主流派系一致。”

她举例,受委为彭亨和沙巴的州主席人选,甚至无法获得大多数区部主席的支持。“但在被传唤会见全国主席拿督斯里安华后,这些区部主席改变了他们的支持。”

拉蒂花质问,为何这些区部主席转为支持另一派系的人选,究竟安华跟他们说了什幺?她再例举柔佛、雪州与森州,区部主席原本有自己属意的人选,最终却选了符合某一派系意愿的人选。

“全国主席在谘询各区部主席意见后,有权利委任州主席。若全国主席忽略大多数人的意见与偏好,这有违党章精神,也是极度不寻常的。”

她也声称持有这些区部主席的书面备忘录副本,证明他们支持的州主席人选,最终“莫名其妙”地没有获得受委。

她也指责新委任的公正党吉兰丹州主席,截至今年9月还是巫统丹那美拉区部党员,如今仍因金钱政治指控遭停职调查。

“经历了缠身的丑闻、混乱的党选过程后,这样的委任只会削减大众对公正党的信心与关注。”

相关文章推荐